李雨蓁發文指出,一旦罷免失敗,或同意票票數難看,等同宣告顏家的2024敗部復活之戰提早畫下尾聲,兩年二連敗所要面對的情勢,不是罷免團體能夠負責的。

李雨蓁說,顏寬恒也曾經透漏自己「說什麼都不對」,顯示罷免團體也讓他承受了不少壓力。罷免對於顏家來說,未必是件穩賺不賠的生意。

以下為臉書原文

#罷免不是辦家家酒
#中國可能因此漁翁得利

發動罷免3Q的團體昨天前往中選會提案,表示要剷除陳柏惟這個討厭鬼,甚至到顧人怨等級的立委。

但,有些地方上的眉角,或許正在擔憂的大家,也會更想知道。

首先我要問,刪Q團體們,你們真的知道自己在幹嘛嗎?

在昨日的受訪中,有媒體詢問到是否會有其他政黨的支持與奧援,領銜人表示「歡迎各黨派來支持我們」,這場罷免行動無疑是讓2024的選戰提早開打,這不只是在逼迫顏家此時此刻就得面臨衝突,更會導致國民黨內部的族群矛盾加劇。

先講顏家:
投入一場選舉需要花費的時間、金錢與精力非同小可,特別是地方經營程度越深的一方,每一次的動員,都有可能動搖「家本」。

然而,2020的地方選戰距今僅過了一年,在地方重整旗鼓之際,一旦罷免行動熱化,將迫使顏家提早決戰2024的立委選舉。

一旦罷免失敗、或是同意票票數難看,等同宣告顏家的2024敗部復活之戰, #提早畫下尾聲。

更關鍵的是,在地方經營程度之深的可敬對手,在歷經兩年二連敗之後所要面對的情勢,是你罷免團體能夠負責的嗎?

就算罷免成功,前面說過了,「動搖家本」,接下來誰還有「本錢」應付2024與本土派的再次決戰嗎?

顯而易見的,罷免對於顏家來說未必是一件「穩賺不賠」的生意。

這也等同點破了,為何一階段連署以來,顏家異常低調的原因,而可敬的對手顏寬恆也曾透露過自己「說甚麼都不對」,顯示罷免團體也讓他承受了不小的壓力,這些事情,罷免團體曾考量過嗎?

再來,是江啟臣的部分:
韓國瑜、趙少康兩人,選擇在罷免風波時合體,象徵國民黨內部的親中紅統派,正在透過鼓吹、介入這場罷免行動,獲取政治能量,重返國民黨的權力核心。

一旦罷免行動激化,對於江啟臣跟顏家這種台中的地方派系來說,等同是被迫與罷免團體、趙韓聯盟一起上演這齣鬧劇,把所有的身家籌碼都砸進去。

屆時,韓趙同盟班師回朝,地方派系「顏家」、「江啓臣勢力」,因為罷免案失敗,扛責失勢,誰比較倒楣?

況且,如果習近平能透過這次的罷免行動,再拔掉一張台灣牌,吹響統派反攻的號角,這就是台灣人的危機了。

我要提醒刪Q團體,罷免不是在玩扮家家酒,未經深思熟慮、貿然發起的選戰,有時候傷到的並不是你們想罷免的對象,但當然,如果你們對自己的立場有十足的把握,互相挑戰求進步,我們絕對會正面迎戰。

原文:李雨蓁 Lí Ú-chin Face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