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只有戰死,沒有投降」台灣,是我們退無可退的故鄉

烏克蘭告訴我們,不只中央選舉,地方選舉的結果也可能影響國安。戰爭看似遙遠,但通往地獄的路往往就是一次次看似不重要的政治選擇所鋪。國民黨不斷用戰爭恐嚇台灣人對中國妥協,但如邱吉爾所說,選擇妥協與屈辱後,迎來的還是戰爭。 基進的年輕人在國家需要自己的時候都會站出來。今天是宗霖收到教召,相信在場包括自己、雨蓁、明彥收到,或是其他所有基進候選人,我們也會願意站出來,拼死護台灣,永不屈服。

我們只有一個地球 我們只有一個台灣

灣地狹人稠,又面臨中國侵略威脅。「我全都要」、「我全都不要」的口號式環保運動年代已過去,每一項危機都難以獨立看待,我們面臨的是複合式的危機與挑戰。 期許未來每項環境政策的重大決定,朝野政黨與社會各界共都能共同在環境保護、經濟發展與國安的妥協與討論中摸索出新的互信模式,這是台灣成長為成熟而團結的新國家必要的過程。

經濟間諜要抓 政治共諜卻頻漏網?

另外在帝吧案中也牽涉「敵國歸化者繼續為母國服務」的狀況:尹垣程妻子原籍是中國籍,兩人共赴中國接受網軍培訓後訪台操作中國網軍社群。若陳述屬實,兩人有明確受中國指揮的政治滲透事實,且凸顯中國依親歸化者的滲透問題,如何應對?國安單位是否已針對此點進行調查?若確切造成重大危害是否要能比照歐美案例驅逐出境、取消國籍?!該案件凸顯出中國全方位滲透的複雜性。 我們認為,這兩個案件在台灣的司法中施展不開的解方依舊是台灣基進提出的「代理人制度」。作為預警系統,補足國安法在刑事上舉證的難處,相輔相成。

母親節快樂,媽媽們辛苦了!

我們具體提出「強化臨時托育喘息」、「落實生育補貼」、「非營利托育一區一機構」、「廣設育兒物資交換中心」、「托幼從業再教育」、「提供健全產後照護服務」、「扶植青銀共照」等七大政策方向。

「台獨頑固份子」榮譽勳章​ 堅持MIT,拒絕中國製造​

318學運後,年輕人曾掀起效仿Nylon前輩亙古一句「我叫鄭南榕,我主張台灣獨立」的風潮。我們主張,「台獨頑固份子」與否,不容中國這種迫害人權、破壞和平穩定秩序、經濟侵略和霸凌其他國家的「國際壞份子」置喙。同時我們也要向最親愛的台灣人民呼籲,支持台獨、擁抱台獨,現在正是擺脫中國遺毒最佳時機,正名制憲、解殖建國、國家正常化,不管你喜歡哪一種榮譽勳章,我們都堅持MIT,拒絕中國製造

台灣正名當著時!下一站:🇨🇿捷克。

台灣外交正名的「戰略清晰」已是不回頭的趨勢。經歷過蘇聯壓迫的東歐、前蘇聯國家,在對抗俄援烏展現高度積極,對轉型正義、文化自主、抗侵略滲透也有豐富經驗。這些國家因歷史與地理位置因素,在友台立場上顯著,是台灣外交單位應該重點交流、發展關係的對象。

那些年,我們被統戰的論壇​

國民黨一向與中國一搭一唱,現在柯文哲看到藍軍聲勢不如以往,就帶著台灣民眾黨跟進。台灣基進敬告藍白,再往前過去就是海,趁來得及快煞車回頭,以台灣利益為主體,不要再當中國細漢。

讓在地協力者現形的機會豈可錯過?

自2018年以來,台灣經歷了無數次無法溯源的認知作戰攻擊,造成社會巨大的動盪,更傷害與國際盟友間的互信關係。尤其這兩年來,大量針對疫情的假訊息防不勝防,衍生巨大的防疫澄清成本,製造者的居心難以讓人接受。 莫再有下一個蘇啟誠、莫再有日本關西機場悲劇。這次我們終於有一次最接近真相的機會,千萬不要錯過了!

中國紅統滲透也「變種」​ 無黨「非素人」、小黨「假清新」?​

《自由時報》報導,愛國同心會收受中共資助在台發展組織,遭依我國《國家安全法》查辦一案,台北地檢署5日公布調查進度,該會成員承認收受中國國台辦及各省台灣事務辦公室資助,不只介入台灣民主選舉、舉辦餐會賄選,更開設「共產黨黨課」吸收中國配偶,在台灣對台獨、港獨、法輪功活動進行各類政治性攻擊,全案將擴大偵辦。​ ​ 對此,台北大學犯罪學研究所助理教授沈伯洋警告,雖然愛國同心會受中共指示介入相當明顯,但2022年底更出現一些沒有人聽過的「小型政黨」,目前與中國往來密切,不僅如此,其中也有許多前黑道背景的政黨。沈伯洋認為,種種跡象都顯示親中小黨已經進化,用推派青年軍以「素人參選」的模式掩人耳目,已不像過去大張旗鼓的推派紅統候選人。​ ​ 沈伯洋說,中共對台統戰以「青年一代」、「基層一線」雙管發展,所以主要策略就是推派年輕人出來選村、里長等基層公職, 且相較於台灣中央選舉而言,地方選舉更容易干預。常見的方式就是中配拉攏民眾建立在地組織,例如成立「女性XX黨部」,以「政治素人」之名派人出來選。​ ​ 我們親眼見證,從2018年的地方大選、2020年的總統與立委選舉,再到近年的罷免,都可以看到親中勢力、統派小黨、紅色力量活躍的身影。中國的滲透手法日益進化,今年底的大選,必定會捲土重來,以更細緻的操作方式,意圖利用台灣的民主制度再度奪取話語權、破壞民主秩序。​ ​ 我們在此殷切呼籲選民們加倍警醒,慎防紅色勢力擴張。但也不禁擔憂,相關抗中法案進程延宕,台灣防堵中國「紅色病毒」的速度,是否能夠趕上其不斷滲透入侵且不斷「變種」擴散的態勢?​ ​ 台灣基進一向主張必須杜絕中國利用台灣的政治、經貿與文化開放的制度進行滲透,也曾在國會提出《境外勢力代理人法》與《境外勢力影響透明法》盼能遏止中國勢力透過各種代理模式侵入台灣。目前雖然已有《反滲透法》,然而該法針對滲透行為的認定界線在參選人「選舉公告發布」,但代理行為大多早於政黨初選前後就開始。​ ​ 現行《反滲透法》只針對選舉公告發布後的選舉期間,無法反映台灣現實的政治運作。這也是我們極力倡議應該強化升級抗中相關法案,補足現行《反滲透法》的不足之處的理由。本次愛國同心會案例,以及學者提出的擔憂,再次證明台灣基進的憂慮,並非空穴來風。​ ​ 台大政治學系教授張佑宗日前也曾在《新新聞》的專欄撰文指出,過去台灣社會對地方選舉是「選人不選黨」,或者仰賴地方派系、農漁會、社區發展協會、宗親會甚至黑道勢力動員的刻板印象,已經逐漸改變。全國性及地方性選舉的界線,也在社群媒體和科技發展之下逐漸模糊。近年來民眾投票偏好的影響因素,也以「政黨推薦」和「對美中關係的看法」占比最高。​ ​ 在這個無黨未必「素人」、小黨未必「清新」的新時代,我們可以自信地宣示,以抗中作為核心理念號召、集結的台灣基進,是絕不可能被中國收買、對台灣永遠忠誠的「抗中第一品牌」。因為我們堅信,人或許會改變,但理念永存,唯有透過政黨理念的凝聚,才能成為撐起台灣民主屋頂,最堅定的支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