力抗外在威脅|何澄輝

Ho chen hui

(芋傳媒記者簡翊展報導)在民進黨黨團甲級動員下,三讀通過《反滲透法》,以阻絕中國對台無孔不入的滲透,而在《反滲透法》立法之初有許多版本,台灣基進與民進黨立委王定宇等人共同推出《境外勢力影響透明法》,但在時間有限的會期中,《境外勢力影響透明法》仍未完成立法程序。因此芋傳媒專訪《境外勢力影響透明法》起草人何澄輝,希望一窺兩部法案之間的差異,以及台灣基進參政目標。

何澄輝畢業於東海大學法研所,取得碩士學位後,到德國波昂大學從事憲法攻防方面的研究,2006 年時在歐洲台灣人大會上結識了現在的台灣基進黨主席陳奕齊,當時正逢中國通過《反分裂國家法》,許多歐洲留學生開始感受到中國對台灣步步進逼,因為對台灣的認同以及對台灣前途有著同樣的焦慮,何澄輝和陳奕齊一見如故。 憶起與陳奕齊相識,何澄輝坦言,自己相當佩服陳奕齊的學養,當時他已經在德國待了四年,因為認識了陳奕齊,決定改到荷蘭萊頓大學,轉換跑道做區域研究,開始研究與政治經濟有關的東西。

在歐洲一番歷練之後,現在何澄輝擔任台灣戰略模擬學會的研究員,何澄輝自信地說,自己現在主要研究國際政治經濟分析與戰略情勢分析,這也是他的專長。

A lot of ours
何澄輝(左 1)獲得台灣基進提名為不分區名單第 5 席。圖片來源:台灣基進提供


步入政壇 列席台灣基進不分區第5席

至於此次代表台灣基進參選的初衷,何澄輝表示,在歐洲留學時就發現「中國崛起之後,對台灣步步進逼」,而且中國對台灣進行的方式,有別於其他的戰爭手段或政治威脅手段,因為中國根本不承認台灣是個國家,中國利用語言文化的親近性和歷史原因,用了非常多統戰的方式,就是所謂滲透的方式進來台灣。

2015 年時基進與台聯結盟參與立委選舉,陳奕齊為不分區名單首席,就不斷地在各種節目與街頭宣講,呼籲台灣人民應該正視選舉中的中國因素。何澄輝提到,當時基進就常講到中國使用「白蟻政策」。「白蟻政策」一詞是中國自己提出來的,他們如何滲透香港,也可能利用同樣的方法滲透台灣,當時基進發現台灣現有體制缺乏因應的措施。

何澄輝指出,過去威權時代有對中共的防禦措施,但從解嚴之後,對於這塊的體制一直疏於修補,許多政治人物又一再強調要西進、與中國貿易和交流,台灣對中國的心防形同虛設,而中國對台灣的滲透無孔不入,不只是軍事方面,也包括經濟財政、文化與教育,各個層面都滲透,所以覺得台灣有必要推動這樣的立法。

「如果台灣連獨立自主的權利都受到侵蝕的話,那民主自由都有可能遭到侵害!」何澄輝說。

Ho etc
何澄輝是《境外勢力影響透明法》起草人,幾度與民進黨立委共同召開記者會,希望讓更多人民了解該法案的重要性。芋傳媒資料照片 / 記者賴品瑀攝

在參與政治的過程中,台灣基進認為政治需要分工,而中國滲透是最迫切的危機,所以希望能推動反滲透的相關立法。何澄輝表示,這次他得到台灣基進提名擔任不分區第五席,很大的部分是要宣示台灣基進對這件事情的重視。

何澄輝提到,他們在去年即發現這狀況越來越嚴重,除了做宣導之外,也在台北這裡成立一個立法小組,希望能推動《境外勢力影響透明法》,最後得到許多民進黨立委的協助,並在國會裡推動這個版本,不過因為一些政治上的抉擇,執政黨也有自己的優先順序,所以在這個會期僅通過《反滲透法》,《境外勢力影響透明法》還沒有完成。

何澄輝強調,台灣各種內政當然很重要,但是民主防禦也要有人關心,所以台灣基進希望未來能進入國會,確保民主防衛機制的建立,他獲得提名的最大意義也是在這部分。


起草《境外勢力影響透明法》的四項挑戰

談到起草《境外勢力影響透明法》,何澄輝也細數了幾項較艱困的工作以及挑戰,他坦言,第一個困難是無法全面勾勒出圖像,因為一開始不了解實際的狀況如何,中國「滲透」不會明目張膽,中國的作法一向是「和戰兩手」,同時給你一支棍子,也會賞你幾塊糖吃,但是糖是裹著糖衣的毒藥。

何澄輝解釋,中國採取軟硬兼施的統戰,統戰意思是「統一戰線」的意思,是共產黨的一種策略,利用表面的好處不斷滲透進來,而不是利用威脅,因為威脅比較容易被看見 。

許多人不清楚中國滲透的手段與目的,常常就覺得「去中國投資和交流,都還是中國招待,很好啊!」何澄輝則說,「確實,交流和做生意很好,但你必須要理解,這後面別有含義,而且台灣人厚道『吃人嘴軟 拿人手短』,拿了好處之後,即便感覺到情況有怪異,也不好意思講出來。」

Bunch of
2019 年6月時,民進黨立委王定宇、林靜儀、余宛如、尤美女和羅致政,與台灣基進一同召開記者會,針對《境外勢力影響透明法》與外國代理人登記制度做說明與討論。左 1 為《境外勢力影響透明法》起草人何澄輝。芋傳媒資料照片 / 記者簡翊展攝

而推動立法的目的,即是要告訴大家,現在中國滲透的狀況到底如何,何澄輝提到,台灣基進也結合一些學者,在立法前先調查研究、訪談,調查後發現情形廣泛而嚴重,而且許多人不知不覺,因為滲透手段拆解相當細,單方面看很難察覺,可是串起來之後才發現是有系統、長遠規劃的做法,而且這種做法中國已經計畫了幾十年!

再者,何澄輝也感嘆,我們是民主國家,對方是專制國家,對於專制國家而言,民主國家的開放性就是一個破口,被當作可以施力的弱點,美國許多戰略專家都發現這個問題,包括俄羅斯和中國都把民主國家的開放性當作弱點,將滲透藏身在民主自由之下,常常「言論自由」「學術自由」作為掩護。

滲透常以言論自由做包裝,何澄輝提到,滲透以言論自由和「交流」做包裝,但中國方面不會告訴你,「中國媒體都是官方可以掌控的,中國沒有私營媒體」,中國最後一家私營媒體「南方中國」早就被關掉了,然後出版業也被中國政府全面控制。

這樣不對等的開放與交流,何澄輝以 ECFA 為例,他指出反對 ECFA 不是單純的貿易自由問題,而是這整個 ECFA 並不是一只經濟協議,而是政治協議。假設中國真的要和台灣進行公平貿易,應該要對等開放,但是包括在網購市場或出版產業,在台灣可以買到中國各式各樣的文化產品,像是愛奇藝也可以進到台灣。

「但是反過來……中國企業能不能直接訂購台灣的出版品和電視節目,『中國可以看民視新聞嗎?不行!』所以ECFA一開始,背後就是滿滿的政治性考量。」何澄輝說。

Ho chen hui
《境外勢力影響透明法》起草人何澄輝幾度受邀至立法院說明該法立法的宗旨、執行方式以及法律效力。芋傳媒資料照片 / 記者簡翊展攝

面對到以交流包裝的滲透,何澄輝表示,在這個過程中,許多學者發現舊的法制有不完善之處,像是何謂國營企業,台灣的定義是「政府持股 50% 以上」才算是國營,低於 50% 就不算,但是中國不需要這樣,中國只要控制關鍵的股權,假設有家股份有限公司,中國政府只要控制 3% 就能夠控制它,表面上妝扮成民營公司,可是這些民營公司內有黨支部,是標準 100% 的政治單位。

何澄輝強調,因為現有法律其實無法因應這些狀況,舊有的法治失靈了,面對新型態的滲透無能為力,所以台灣需要制定一部新的法律。 而如何選擇法制的路徑也是一大挑戰,過去威權時代是一個匪諜罪名下來就能把你判重罪,可是民主國家不可能這麼做,現在的立法既要保障民主自由,又不能傷害到民主自由,何澄輝表示,這也是為什麼在原本《境外勢力影響透明法》這個版本的精神,選擇以行政規制的方式進行,重點在於相信自由民主價值的前提下,保障自由言論,但是在表達意見的時候,要讓大家知道你是自由意志的還是收錢辦事,這個法的精神是揭露言論背後的意義與立場。

「假設你引用了 CCTV 的內容發表了一篇中國立場的言論,那必須讓大家知道,你是受到中國的委託利誘,還是因為你發自內心地認同中國,所以才引用了 CCTV,不能讓你一邊偽裝成中立學者,又一邊散播 CCTV 的觀點。」何澄輝表示,在資訊透明化之後,大家才能明白誰的意見其實是中國政府的立場。

現在 YouTube 和 Facebook 已經在做相關的措施,涉及政治的影片下方都會有一段文字,告訴大家本段影片是___政府或政治團體的觀點。何澄輝解釋,因為這就是民主國家尊重言論自由,不能用言論審查去懲罰散播資訊的人,但至少要讓觀眾知這項道資訊的來源。

Chinese anchor
YouTube 影片下方會加註媒體的資金背景,讓資訊背後的立場透明化。圖片來源:YouTube 影片截圖

何澄輝說,直接將人抓起來關,或許比較刺激爽快,但資訊透明的做法是比較溫和且全面的,既可以保障言論自由,又能與過去其他的防止匪諜相關法律相互配合,但如何讓更多人民了解立法的目的,也是一大困難與挑戰。

最後一個困難點則是,「特定人士知道這個法案的威力及對他們的效用,他們會利用各種的團體與施壓來阻擋法案推動」。何澄輝指出,國台辦主任劉結一近日曾找台企聯去講話,之後台企聯就開始說「反滲透法違反言論自由喔」,但其中最大的疑點是,在國台辦還沒講話,台企聯沒有任何動作或意見,現在國台辦出聲之後,台企聯就開始表態反對《反滲透法》。

何澄輝提到,像汪洋先前找台灣媒體人去中國開會,交代台灣媒體應該「友善中國」、「支持統一」等等,現在台灣政府如果是要對付共軍,多數人民都很好理解,然而現在面對資訊的干預,傳遞資訊的人可能偽裝成媒體或是宗教團體、企業等等,但是許多人並不知道這些資訊背後的立場,郭台銘甚至也一度揚言要好招群眾來反對《反滲透法》。

「如何了解中國滲透的全貌、如何在不會傷害民主自由的狀況下捍衛民主自由、如何讓人民了解立法的意義、還有親中勢力的反彈。」何澄輝認為這四項工作與困難點,是立法過程中最主要的四個挑戰。


相關報導:


原文轉載自:芋傳媒 -【專訪】以民主捍衛台灣自由!「中國代理人法起草人」台灣基進何澄輝力抗外在威脅
2020.01.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