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業媽媽參政|吳欣岱

圖片名稱
吳欣岱(圖中拿麥克風者),是名心臟血管外科醫師,也是2個學齡前孩子的媽媽,代表台灣基進黨參選不分區立委,強調營造友善職業婦女的工作、育兒環境
照片:吳欣岱提供

2020選舉在即,外科女醫師吳欣岱列台灣基進黨不分區立委名單第三名。除醫師、候選人身份,她也是2個學齡前孩子的媽媽。近半年來,因投入選舉,吳欣岱在診間、通告節目、家庭趕場奔波,只為爭取職業婦女的勞動權。

編按:2020大選在即,精神科醫師鄧惠文、外科女醫師吳欣岱、小燈泡媽媽王婉諭分別代表不同政黨投入不分區立委,她們的共通點是同為女性、母親。而她們投入選戰的理由很簡單,因自身體驗到司法、性別、職場上仍存在荒謬與不平等,決定挺身而出。本系列介紹3名母親投入立委選戰的故事。

2020選舉在即,屏東醫院擔任心臟血管外科醫師的吳欣岱,出列台灣基進黨不分區立委名單第三名。除醫師、候選人身份,她也是2個學齡前孩子的媽媽。近半年來,因投入選舉,吳欣岱在診間、通告節目、家庭趕場奔波,提出政見,盼能著手改善職業婦女的孕產育兒環境、受雇職員的勞權困境。

為何投入選戰?以下為吳欣岱的第一人稱敘述:

我是吳欣岱,是心臟血管外科醫師、也是兩個孩子的職業媽媽。我的小孩分別1歲和4歲,年齡很小、成長速度很快,當初決定是否代表台灣基進黨參選不分區立委時,曾因為捨不得失去和小孩相處的時光,很猶豫。

但當我哄孩子睡覺,一手拍孩子的背,一手滑著手機,發現香港上街頭抗爭的孩子年齡也好小,大多17、8歲。我擔心我的孩子在那個年紀,有可能會發生這樣子的抗爭運動,於是我和同是醫師的老公討論,他表示支持,所以我答應參選。

我身為醫療人員,又是女醫師,如果我能進入國會並且有能力,我想改善自己所代表的族群——受僱人員的工作環境。雖然我是醫生,但我也和其他行業的職員一樣,領薪水、受上層規範,所以我對勞工權益需有的調整,像是孕產、育兒相關政策有自己的看法,期許帶來改變。

在工作中我觀察到,女住院醫師懷孕期間,很容易因法規規範孕婦需避免夜間排班,而聽見同事的「風涼話」:「生小孩是你家的事,為什麼要幫你?」「懷孕就自動離職停薪,要別人幫你share工作真噁心」等,聽了很心寒。

我認為懷孕和育兒議題是不分男女的。育兒需要家庭分工,而懷孕以我的個人經歷,讓我成為更好的醫生。在我生完小孩之後,我對於人和生活有了另一番新的體悟,自然也就在醫療行為上,產生別於以往的看法。

圖片名稱
圖為吳欣岱懷孕為患者進行近17小時開刀後,因腹壓高導致腳極其腫脹的情形
吳欣岱提供

造成不友善職業婦女的工作環境,歸咎原因可說自弱弱相殘的「惡性競爭」。我自己懷孕時,很多學長姐會說:「誰都是上刀到破水,很厲害」、「誰有三個小孩,卻看門診每天看到晚上八、九點,」在吃緊人力的工作環境中,造成女醫師不這樣做,就像是沒競爭力,我之前也因為在這樣的環境,為患者開刀到自己生產一週前才停工。 不但女醫師,男醫師也面臨雷同情況。根據台北市醫師職業工會勞動小組2018年進行「醫師職場性別友善調查報告」,經600位醫師的量化問卷與13位醫師質性訪談顯示,伴侶有懷孕經驗但沒有請過陪產假、育嬰假的男醫師,占比近半成。報告也顯示,大比例男醫師沒請育嬰、陪產假的原因,和女醫師面臨的狀況雷同:工作環境「不方便」請假,包含人力可能短缺。

這關鍵其實是「被隱形」的資方角色。無論是醫師,或其他受僱人員,其工時和相關利益都被資方壓縮到極致,主管階級、公司體制,讓員工沒有餘裕,能做人力調整和更動。

過去,有很多女醫師會找我詢問育兒補助、勞資糾紛等議題,我同時也從中協助醫師與工會接洽、向資方協調。過去從沒有將從政規劃在人生藍圖之中,我也沒有打算讓政治生涯成為我的人生目標,待我改善我看見的性別、勞權議題後,我希望能趕快回到我的家庭,和我的醫師職業,不帶著任何遺憾。


原文轉載自:親子天下 -【專業媽媽參政2】基進黨吳欣岱:懷孕、育兒不分男女 醫師選立委爭取職業媽媽勞工權
2019.12.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