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善用數據智慧降空汙,強化中央地方合作

空汙事件,可以有更積極的作為來面對。

兩週之內搶救人命 這些是當務之急!

今天死亡人數是疫情以來最高的一日,很多民眾想必會很擔憂,團隊也請教了專業醫師群,把幾個簡單的重點,摘錄如下:

中國劣勢台灣優勢,有意義參與國際組織

《台灣保證法》已經表態美國支持台灣「有意義的參與」國際組織,外交部應該規劃比過去更積極的國際參與策略。無論是台灣參與 COVAX 遇到的困難或正面的經驗,或是台灣藉由參與 COVAX 發揮的國際援助,都可以是「有意義的參與」國際組織的實例,甚至增加我們加入WHA諸如此類的國際組織的可能性。

重視專業台文領域,把我們的文化留下

據台文界的朋友表示,許多台文所的專任教師並非「台文系所」畢業,有的只有一位,有的專任兼任都無台文系所畢業的教師。當然我們同意,一個學系需要有跨領域的專業來協助,才能讓學術的能量更為厚實。然而,台文系所沒有聘請自身培養的博士、甚至整個系所沒有一個是台文系所畢業的學者,這個問題希望教育部一起來省思。

你覺得台鐵的定位應該是什麼?

在台鐵408次列車事故後,台灣基進立委3Q陳柏惟重新梳理台鐵從戰後至今的定位和發展難題。

「台灣基進 x 陳柏惟,2020成果發表暨 2021優先議題」記者會

台灣基進本日(2/24)於黨政辦公室舉行「台灣基進 x 陳柏惟,2020成果發表暨 2021優先議題」記者會。除了發表陳柏惟與台灣基進2020入陣國會一年的努力成果,也提出五大優先議題,包含: (一、)防中:抗中升級中資控管 (二、)國防:刺蝟台灣全民國防 (三、)資安:乾淨資安守護台灣 (四、)文化:建構台灣主體認同 (五、)地方:深耕地方青年入陣

會說話,會做事

上任三個月,第一會期成果報告 沒有賽揚投手不被轟,三井出手也沒有每次中,有運動員經驗的我從不把失敗當作錯誤,而是當作下次成功的老媽,因此我簡列這會期「區域立法委員」的工作,讓大家知道除了關心國造武器、港人入籍審查、中國盜沙以外,我們還做了哪些事? --【5】件法律主提案1. 國家情報工作法第七條及第三十條之二條文修正草案2. 職能治療師法增訂第十二條之一條文草案3. 性別工作平等法刪除第二十二條條文草案4. 訓政結束程序法廢止案5. 政府採購法第十七條修正草案 【11】次書面質詢1. 領隊及導遊培訓課程開課形式及開課數需檢討2. 武漢肺炎流行期間醫事人員心理支持及生活及家庭衝擊之協助3. 「數位身分識別証─新一代國民身分證換發計畫」4....

新版台灣正名護照,提供國人自由選擇

蔡英文說:沒有人需要為他的認同道歉。台灣是一個幸福的國家,幸福表現在體貼上面,體貼每個人的認同,減少台人出國可能產生的衝突,是幸福的展現。在Republic of China這個名詞來說,長期以來,有人關心China,有人關心Republic,有人關心這ROC。現在,是一個時機,我們開始來關心Taiwan! 為什麼我們要提出護照名稱可選擇的提案?其好處在於 #避免混淆、 #強調主體性前陣子推動護照封面改版的消息一出,就接到很多民眾強烈反應需要成案,對常出國或旅外的民眾來說,很開心這樣的變更,因為原本版本上的CHINA字樣確實造成很多不便與誤會。護照改名為什麼很急迫?我們可以觀察到,這次疫情世界對中國的態度在改變,主要國家對台、中政策也開始明顯分歧。人民為自保與便利紛紛使用「標示台灣」符號,沒有一致性徒增困擾!中國武漢肺炎疫情造成各國排外特別是反中的情緒,接下來的國際局勢下,明確強調台灣不是中國,非常必要。向全世界宣示,台灣跟中國不一樣,這是我們提出這個公決案的原因! 強烈民意 也是提出本案的原因之一。 2020/2月底 台灣民意基金會公布「武漢肺炎、 政府效能與兩岸關係」最新民調,針對台灣人的民族認同,83.2%自認為自己是台灣人,5.3%自認為自己是中國人,6.7%自認為自己既是台灣人、也是中國人。而根據陸委會3/26公布例行民調結果,當中有高達76.6%民眾認為中共對我政府態度不友善,達到近15年來新高。  護照是國民旅遊的憑證文件,國民不希望被當作來自China,而是來自Taiwan。現在台灣主流民意有超過八成的人認為自己是台灣人,卻要拿顯示CHINA的護照,顯然不符合民意。代議政治就是要反映國民意志,我們的政府應該是要想辦法照顧國民的需求!提出護照封面改名是回應民意期待。我們提出的版本也保留彈性,民眾還是可以選擇要使用新版或舊版護照,相信可以照顧到大家的需求!

強化中資規範,反制經濟滲透

國際情勢下我們需要有更精準的民主防衛措施 感謝經濟民主連合賴中強律師長期對中國經濟滲透的關心,讓我們今天看到有這樣保護台灣經濟市場的法案見世。今年6月份,我與賴律師以及PUMA沈伯洋老師召開記者會,呼籲檢討管制中資來台的相關規定,經濟部也在上個月,提出未來將朝三個方向去修法作為回應,我們給予肯定。但中美貿易戰的國際局勢下,中資來勢洶洶,我們需要有更強硬、也更有民主防衛觀念的管制方法。  目前的國際局勢,美國與其他民主國家正逐漸再造民主國家的聯盟,當然也包括經濟體系的聯盟,9月18日美國國務院次卿柯拉克和我國經濟部長王美花舉行經濟會議,這是近年來第一次台灣與美國「官方與官方」在台灣的經濟會議,會談中提到未來台美將在八大議題上密切合作,其中「產業供應鏈重組」與「投資審查」都與中美貿易戰有高度相關,將影響台灣未來是否能搭上國際產業鏈的腳步。 美方對於中資投資審查展現高度興趣 其中,「產業供應鏈重組」的部分,王美花表示向美方說明台灣已因應美中貿易戰,早在2019就推動台商回台政策,目前已有200多家台商響應,而美對台「投資審查」將中資區分開來審查的模式有高度興趣,顯示台美關係甚至要進一步到經濟貿易的交往,台灣的經濟體質,以及企業的民主自主性,是美國十分重視的項目,然而,2018年4月27日,中國通過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情報法》,在第14條寫明,「國家情報工作機構依法開展情報工作,可以要求有關機關、組織和公民提供必要的支持、協助和配合。」 繞路註冊的問題 另外,我們現在的制度把外資和中資分開認定,是一大問題來源。因為外資的定義是以其註冊國籍(除中國之外的外國籍)、對中資的定義則是綜合持股30%或實質控制力,這樣標準的落差便造成中資容易在第三地註冊,藉由註冊國籍規定方便性,假外資的名義來台。而且,綜合持股30%的標準明顯過於寬鬆,也就是51%*51%=26%,就可以不被認定為中資了。就算朝向現在經濟部預告修正的分層持股30%的認定方式,難道分層持股30%我們就認為中資沒有一定的影響力了嗎? 重大影響力的定義 這也是為什麼今天在這個修法當中,我們必須不斷強調且更明確去定義「重大影響力」的原因,中資對公司若有重大影響力便會左右公司決策,甚至進一步出賣公司相關情報,這不僅是對台灣經濟有所危害,甚至進一步讓台灣喪失加入民主國家經濟圈的資格。若要搭上國際民主同盟陣線,那把台灣的經濟體質打造好、完備民主防衛機制是很重要的課題,這正是此次修正兩岸條例對中資定義最大的用意,政府做好把關,努力在世界經濟體中找到台灣的獨特地位,企業更能安心發展技術,不用害怕被誰綁架,朝世界市場大步邁進。

守護台灣,人人有責

台灣位處第一島鏈重要戰略位置,中國為了成為區域霸權,突破第一島鏈一直是其野心,台灣和南海、東海其他更小島嶼,就是中國侵略目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