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爭取紓困再加碼 體貼民心穩定社會

針對紓困相關政策,柏惟團隊經過近期處理的選服案件中,提出需要再爭取的建議: 1.明列延長關閉的事業類別需再加碼紓困 2.托育課照補教等防疫需儘早完備 3.需再加碼孩童防疫照顧補貼

開箱「立委」的一天

「立委」的一天是什麼樣子? 我常在受訪時被問這個問題,用說的好像沒那麼具體,那這次就開箱我的一天給大家。 越南名作家阮越清有句名言:「所有戰爭都會打兩次,第一次是在戰場上,第二次是在記憶裡。」講述記憶與歷史的戰爭,以及身份認同的掙扎。 我的每一天其實也會活兩次,第一次是活在當下現實,第二次是不斷地反覆思考說出去的每一句話、每一個計畫、每一條法條,這是我從政實踐理念必須的戰爭,也是我自己必須突破自我的戰爭。 我不是完人,一定會有犯錯的時候,得承認反覆檢討並不好受,但我很清楚有多少人的期望在我身上,而我不能辜負這些託付,我不能說我特別累,事實上每一個想實踐理想的政治人物,都是這樣過生活。這是我對每一位幫助過我的、每一位投過我票的,能做出的最大感謝。 明天起床依然要在前線作戰,面對這個世界光怪陸離的事情,我會繼續勇敢奮戰。 我是台灣基進的立法委員3Q陳柏惟。 大風大浪, 一起前行。

病毒戰爭

台灣是一個特殊的國家,在旁邊有飛彈、有病毒,有各種你想像不到的東西隨時蠢蠢欲動。要保島保命,我們都要知道,承平時刻就得多做一步,且要團結同心。

面對中共滲透勢力,保障台灣民主自由

面對中共滲透,台灣需要代理人法來維護民主自由與國家安全。

聯亞疫苗未過關,雖可惜但足見依標準嚴審

今天指揮中心公布,聯亞EUA審查未過關,雖詳細資料未公布,但從記者會中資訊比對先前資料,其實可看出聯亞疫苗的問題。

「隱身在合法機上盒的盜版問題」公聽會

繼上個月台灣基進立委 3Qi.tw 陳柏惟 與莊瑞雄委員、蔡易餘委員共同召開「內容有價,支持合法收視平台」記者會後,今天柏惟與民進黨委員同事召開公聽會,邀請影視和頻道業者、民間團體、學者專家,從不同角度和觀點出發,共商產業現況和面臨的困境,並探討行政部門相關的配套措施和對策,集思廣益交流解決問題之道

雖慈悲沒有敵人,但敵人沒有慈悲

雖然我們疫情控制的很好、電視還能每天都在雞豬牛羊記者會,看來世界一片詳和,但還是想跟大家聊聊天;台灣民主不是天上掉下來的,是中國人在台灣運作了70年,台灣人依然沒有被打倒,因此才產生民主抗共的基因,但不是每個國家都能防住中國侵略跟中國病毒。 1. 美國遭遇政局動盪挑戰,日英等國均陷入疫情封鎖,共機艦入侵我國海空並未停歇,台灣現在是民主世界完好的前哨,需提升警戒,慎防局勢變化。 2. 中國借機發動鎮壓香港,濫捕民主人士, 近日更以 「民選獨裁」 等謠言誣蔑攻擊我國,大家要審慎注意危機當前,國內誰在應合中國。 3. 民主體制遭遇危機,並不是民主的弱點,成熟的民主有自我修復的能力。我們祝福美國,並將繼續與美國等民主國家密切合作。 4. 極權政體的攻勢,不只散播假資訊,還有不斷的挑起對立,削弱老牌民主國家。2021年沒有比2020年樂觀的理由,我們將繼續致力於建立代理人法等防衛機制,繼續支持政府強化防衛能力,並在更多內政民生問題上堅持民主理性對話。 5. 凡是中國反對的,就是好政策;中國贊成的,就有問題。此邏輯雖然過於簡單,卻屢試不爽。世局紛亂之時,大家仍須有基本判斷能力。 紅色滲透,五眼聯盟說台灣是中國勢力影響最嚴重的地方,2020我們撐過來了;也曾有報導說武漢肺炎台灣會最險峻,我們也守住了;在大環境惡劣的情況下,股市創新高,出口大爆量,但身處在惡霸的門口,我們沒有樂觀與鬆懈的理由,如果自我防禦決心成為台灣人的DNA,台灣必定可以長治久安,永續繁榮! No...

強化國軍心防、完善國軍制度刻不容緩

軍中訂報恐成滲透破口 金防部位於前線作戰位置,辦公室接獲民眾陳情金防部有訂閱《金門時報》,但經查閱,金門時報的報導內容和圖片,簡直就是統戰的滲透破口,像《金門時報》9 月 8 日的報導,引用自「中國台灣網」,而「中國台灣網」是「國務院台灣事務辦公室」管理的新聞網站,去年「中國台灣網」也被國安局列為「常見爭議資訊來源」,其發文內容也被國安單位監控。同日另一則報導則來自「中青網」,而中青網全稱「中國青少年計算機信息服務網」,是由中國共青團中央主辦、中共中央宣傳部主管的網站。 前線官兵作戰壓力已經不小,訂閱這類經常引用統媒訊息的報紙,閱讀這些統戰訊息,對部隊官兵毫無增加閱報的興致與知識。這類訊息在地方上影響輿情,我們已抱持高度的疑慮,再帶進軍中我很難接受。 我們一直說,除了平時的訓練之外,還要強化國軍的「心防」,但卻有這類直接轉載中國官媒新聞的「傳聲筒」報紙,還是說這是訂來「研究敵情」的?若是研究敵情,那怎麼只有金門單位訂閱,應該全台灣各軍種都來訂閱研究一下。我請單位必須全面通盤檢討這樣的狀況,並掌握訂閱的理由,是否是有心人刻意為之,或者只是沒有留意到而做出的決定。單位回覆我,會即刻通盤檢討,並做出合理的處置。 色弱者軍中服役與升遷 辦公室接獲國軍官兵陳情,表示現已任職下士,也到了可以升中士的時間、單位也有職缺可以晉升,但因為本身有「色弱」的問題,導致體位判定標準不符無法晉升。當事人質疑,為何當初可以晉任士官階,卻無法在士官階內再升。像這樣個案狀況,簡章雖然有明文規定,但國防部相關單位在甄選志願士兵時,是否有充分告知、弭平雙方的資訊落差?此外,可以當下士但不能當士官,這件事情本身是否存在衝突跟矛盾? 當初我們在招募志願士兵的時候,確實色弱、色盲是可以進來的,但是軍官士官,就不能有色弱或色盲,如果說進入軍官士官,有色弱或色盲就只能保留位階。希望可以重新檢討,比如色弱或色盲者,需要在招募時說明清楚,只能做志願役士兵,再確認願意與否。再來是否考慮色弱、色盲者的錄取資格。第三就是已錄取進來的色弱者,佔比率大概是百分之四,這些已進來的人,可找出未來有沒有適合的工作,盡量減少影響。立法委員最重要的事情,就是把特例變通例,碰到這樣的案例,我們該修正辦法與規定,讓他回到他該有的位置,這些都是為了整個制度,去建立更完善的系統。相關單位允諾我會持續了解、溝通並改善。 要塞堡壘地帶法進度如何 再提到要塞堡壘地帶法,前次修正已經是 2002 年,在 2015 年發生航特部 6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