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台南黨部

世界讀書日 跟基進一起讀起來!!​

世界閱讀日,是聯合國教科文組織(UNESCO)為推廣全人類關注於閱讀、出版及智慧權益的發展,於1995年宣布將 4月23日 訂為「世界書香及版權日」。​

落隊了!昔日的民主聖地

近日,台北市長柯文哲突然「半瞑反症」,拋出台北路名去中國化,引起各界討論。而我們也發現,以歷史罪人「中正」為名的道路,在台北市僅剩下兩條,台南市卻以38條高居六都之首。台南作為民主聖地、滿載抗暴歷史的文化古都,豈能在人權的指標上成為全台之末,更辜負前人種樹呢?

果農沒技術?舔中沒限度

台灣基進台南黨部議會監督小組,針對今日議會要提出三點觀察: 1.議員質詢要憑事實、本良心。2.議員的本業是質詢,開會時間不該挪做他用。3.局處報告全文應事先公開。

1895年那一夜,有人棄我們而去,但有人選擇,和我們站在一起

台灣基進台南黨部,本週日舉辦的 228走讀活動,最後一站,是停留在 台南神學院,也是講師王子碩 老師 講述最語重心長、駐足最久的點。

中國滲透,統促黨乃滲透台灣鄉里最大蛀口

統促黨張安樂日前在接受中國官媒中央人民廣播電台主任編輯張彬訪問時公然提到,他利用過去江湖背景,吸納中南部年輕人由綠轉紅,最後必然是作為中國侵犯台灣的內應,「和平統一,陣前起義」。訪問中甚至提及他在台南新營培養的核心幹部,作為他滲透台灣鄉里的範例。 台南是統促黨大本營,在台南搞破壞,更深入宮廟、濃漁會和鄉鎮長和議員 確實,統促黨在台南搞過很多破壞。他們曾鋸斷八田雨一銅像的頭部、對台獨前輩黃昭堂銅像潑漆,但更嚴重的,其實是統促黨已滲入連結鄰里的宮廟和農漁會系統,再從這些系統長出自己的鄉鎮長甚至議員。 2011年,時任學甲鎮長現為學甲議員的謝財旺,便與時任學甲鎮代王文宗和李全教,大剌剌地把中國國台辦務副主任鄭立中引進學甲,訪問團一行包括官員、表演團、電視台記者等浩浩蕩蕩200人,他們以契作學甲虱目魚到深圳,讓中國統戰長驅直入台南海線鄉鎮。 今年1月,王文宗甚至不顧台灣疫情嚴峻,仍以學甲慈濟宮主委前往中國參與廟宇遶境發帖餐敘,讓自己成為台灣防疫破口,而他過去也跟著張安樂加入倒扁行動並擔任要角。王文宗這種罔顧台灣安全,出賣台灣價值換取中國利益的行徑,就是最活脫的案例。 至於白狼在訪問中所提到從小由他帶大的新營黨部要角。極可能指的就是當前新營清芳黨部的主委林國清,他在18歲被白狼帶到台北,成為白狼身邊的護法。他前科累累,一清專案時被關到綠島,現在則是統促黨中央委員。至於清芳黨部,更是統促黨在南部的重要據點,白狼在南部迎接中國官員時,都有一、二十輛宣傳車在此迎接。 統促黨沒有核心價值,逐資源而居,只要能換取利益,誰都能出賣 統促黨吸附在金錢和利益而生,哪裡有資源往哪裡靠攏。他們是中國在台灣的幫派黑道組織,以提供最大金援的中國政府為幫主,張安樂為中間買辦,地方勢力則在地方搶劫。2017年爆打大學生、2019-2020對來港人士和餐廳潑漆潑糞等行為,就是在對中國叫價;而2020年,台南警方所破獲的統促黨的暴力集團,便是在地方搶劫。該集團介入將軍、學甲、佳里等地的魚貨經營權,並對賭場、特種行業砸店強索保護費。 2019年總統大選期間,白狼之子張瑋更利用自營的華夏大地旅行社,非法仲介五千多名中國統戰局官員及黨政人士來台,並與竹聯幫和統促黨成案員會面,不法獲利數千萬元。統促黨的行徑毫無核心價值,哪裡有資源就認誰作父,只要有利益任誰都能出賣。 統促黨是境內暴力黨,與境外最大暴力黨相互唱和 白狼訪問中以「和平統一,陣前起義」作為號召,彷彿以和平使者自居。然而,中國的統一從不是和平的!過去對於西藏的「和平解放」、香港「一國兩制」,造成的是上百萬西藏人死亡、精神領袖流亡海外,以及成千上萬香港平民遭逮補被自殺、政治領袖的系統性迫害。統促黨罔顧事實,利用民主國家的包容性,以和平掩飾暴力,目的是把西藏和香港的情節複製在台灣身上。統促黨吸納黑道成員,呼應境外暴力勢力從事境內破壞,本質到形式都是徹頭徹尾的暴力。 然而我們也清楚知道,統戰若以商業、學術文化交流來包裝,在沒有發生暴力行為下,依照台灣現行法令根本無法可辦。但民主國家包容有底限,出賣台灣利益的政黨不能成為合法政黨。台灣基近嚴正主張,要揪出這些政界商界的在台中國買辦,境外勢力代理人法刻不容緩。

台南,不需要孫文銅像!

昨日(28),中國國民黨台南市議員謝龍介等一行人,為將孫文銅像移到台南公園,遂邀文化局人員到場會勘,同時批評當初將銅像移除的行動,黨團書記長李中岑更說到:「每個國家都尊崇他們的國父,怎能不飲水思源?」 一個 #藏華國旗、一個涉嫌詐領助理費,說這些話都不會臉紅? 為何要台灣人認孫文為「國父」?說到底,孫文來台不到五次,而他被稱做「國父」,自始至終就是蔣介石為掩飾其丟失中國後用以維護其統治正當性的「工具型黨父」。孫文所創立的中國國民黨,更是以「殖民者」的高姿態凌遲提供他們庇蔭的台灣,自登島不久就施行戒嚴、大量屠殺台灣菁英、推動國語政策 拔除台灣人的舌頭,更直接將台灣跟中華民國綁再一起,導致台灣人至今仍無法擺脫身分認同的禁錮。至此,豈有半點值得台灣人尊他為「國父」的理由? 而關於當初被拉下孫文銅像,其實早在2013年初,孫文銅像的原捐贈者就曾基於保護行人安全為由向政府提出移除銅像的陳情,無奈遇上中國國民黨的百般阻撓,導致政府的拆除工作無法進展。2014年,一群獨派前輩們前往現在的湯德章公園將孫文銅像拉下,此舉的意義,不僅是解放了長期被中國國民黨利用作為維權工具而禁錮在此的孫文,同時,也將侵略者 所立為「 #神」的符號,從這個人權遺址上移除。 要人們「飲水思源」的中國國民黨議員們又做了甚麼呢?先是議會缺席王謝龍介在造勢場合上 #急忙把中華民國國旗藏起來 ,再來光是2020年,含李中岑在內就有至少四名中國國民黨台南市議員 身陷詐領助理費疑雲,詐領金額最高甚至達到數千萬,如今還敢大言不慚的提「飲水思源」?先留著對自己講吧! 最後,台南真的不需要一個與我們無關之人的銅像,也奉勸諸位中國國民黨議員們花點時間好好想想,與其為了聲量硬將與台灣沒有關聯的歷史人物搬出來,不如好好服務賦予你們權力的台灣人民,乖乖回議會顧好你們的出席與質詢品質,定會更有意義。

用盡一輩子扯台灣後腿的男人

42年前的今天,也就是1978年1月28日,旅居波士頓的海外華僑為聲援台灣民主化、反威權的重要事件「中壢事件」,在波士頓市區發起了遊行的應援活動。不料,當天竟有為蔣家政權效勞的職業學生到現場拍照、蒐集參與遊行人士名單,以便整理成「海外叛亂分子清冊」,進而向威權專制的國民政府「打小報告」。此人就是當年領著中山獎學金出國留學的馬英九。 馬英九與中山獎學金 中山獎學金 最早為國民黨在1960年創立,原本目的是栽培優秀年輕黨員、資助通過考試檢核的學子出國留學,卻被國民黨籍職業學生拿來當作自己在國外從事報效黨國間諜活動、偵蒐一般學生的花費。CIA、FBI在1981年陳文成命案介入調查後發現,此筆經費被拿來資助國民黨特務學生在美活動,馬英九本人更曾在自述中揭露,他在美留學有一半的時間皆是由中山獎學金資助,當然需要「以身作則率先報效黨國」、「面對多方敦促特約為黨國服務,義不容辭」。我們可以了解,馬英九的間諜活動和職業學生的身分,與中山獎學金絕對脫不了關係。 海外學子被「打小報告後的下場」 前社會民主黨召集人、現任民主進步黨立法委員范雲,就曾講述她被職業學生監視長達八年的經歷。當時國民黨不僅有辦法取得她未被公布的成績,甚至會有學生組織積極介入參與學生活動。除此之外,當時若被列入國民黨經由職業學生搜羅整理出的「海外黑名單」,更會在回台飛機著陸後被驅逐出境,例如現任《民報》董事長陳婉真當年在桃園機場被警員用四腳朝天方式扛出機場。這些黑名單中的人,即便經由偷渡或是其他途徑回到國內,仍舊會遭到刑法一百條「預備顛覆政府」的叛亂罪名起訴,面臨七年以上至無期徒刑的刑罰。時至今日,即使馬英九已經卸下總統身分,仍不時在媒體面前與中國口徑一致抨擊台灣政府。從支持中國疫苗外交,認為中國疫苗是兩岸外交的潤滑劑,到重新炒作18年前和平封院事件。此時,台灣防疫正面臨關鍵時刻,他仍然不忘要刷刷存在感,並且繼續扯台灣後腿。

我們要讓我們的台灣,成為世界的台灣

台灣醫學家,王受祿,1893年1月17日出生於台南,父親王鍾山是府城宿儒,後來被日本殖民政府聘任為台南第一公學校漢文科老師,王受祿從小跟隨著父親學習,所以建立很好的漢學基礎。 同時他也在父親身上接收到一些基本觀念,做一個台灣人要有尊嚴,這樣的觀念從小就刻在他的腦海裡,而所謂的做一個台灣人要有尊嚴,在當時雖被日本統治,但絕不能屈服,因為台灣人有一天會變強大。 20歲那年,王受祿從台灣總督府醫學校以第一名的姿態畢業,回到家鄉的台南醫院,擔任外科醫師,後來與學弟黃國棟醫生合開一間醫院,叫回生醫院,也因為他們的醫術很好,在當時不只有台灣人去看,日本人也會到回生醫院去看病。 雖然醫院病患很多也非常忙碌,王受祿醫師始終沒有忘記那句刻在他腦海裡的一句話,做一個台灣人要有尊嚴。 1921年,成立了一個很重要的社會運動,他和當時台南市的名醫,韓石泉、黃金火、吳海水等都是重要的推手人物,叫做「台灣文化協會」,利用辦演講及講座的方式,讓更多台灣人知道如何保護自己的權益,在日本的統治下,找到生存空間。 後來越來越多的知識份子加入,有些人加入卻不是為了推動台灣人的意識及自立,而是為了想透過協會得到權力,王受祿醫生看到這個現象後,決定先離去,申請去德國唸書。 1925年畢業或獲得醫學博士,也是台灣第一位留學德國的醫學博士,回到台灣後,他依舊投入了台灣文化協會,在某次的夏令營他跟現場的人說:「我們要讓我們的台灣成為世界的台灣。」 1927年台灣文化協會分裂後,同年他加入蔣渭水醫師成立的台灣民眾黨,並選為「台灣議會期成運動」的請院委員,他更前往日本說道:「台灣民族比較大和民族不但毫無遜色,徵之歷史事實,固是優秀的民族。然而台灣總督府,對具有高度文化的我們民族,妄 想使其同化於大和民族,這恰如火與油,乃絕對不可能之事。……我們絕不為壓迫屈服,壓迫越強,我們的抵抗愈烈,沒有達成最後的目的,絕不放棄。我們更應當 覺悟,發揮大勇精神,為貫徹我們的目的而奮鬥!」 儘管後來王先生因長子逝世,淡出政治,用他的餘生與醫術,奉獻給社會,但王先生為自由而奮戰的精神,仍值得我們後輩銘記在心。

用台灣人的筆,寫台灣人的精神

1987年1月18日,是「台灣筆會」發起日,而台灣筆會第一個分會,就選在台南鹽分地帶佳里,並取名為「 鹽分地帶分會 」。​ 台灣筆會的發起,起因是台灣在中國國民黨長期壓迫下,言論與創作遭受嚴密監控侵擾。1987年,百餘名本土藝文人士共同參與「台灣筆會」的發起,欲捍衛台灣文學創作的自主性,並以「保障作家人權,締造台灣新文化」作為成立的宗旨,由李敏勇先生執筆〈臺灣筆會成立宣言〉,並由有「工人作家」之稱的楊青矗先生,擔任第一屆台灣筆會會長。​ 〈臺灣筆會成立宣言〉中所提的八項文化改革,皆緊扣對言論自由的追求、反對一切不當審查,並重視台灣各種母語等精神。這些精神往後也持續發揚、實踐在各個領域。​ 參與台灣筆會的成員,大多具有強烈的本土意識,如被尊稱為「台灣文學之母」的鍾肇政 、 國家文化藝術基金會董事長李魁賢 、 有台灣「國寶級」小說家之譽的鄭清文,以及「笠詩社」發起人陳千武等人,都曾任台灣筆會會長一職,為台灣做出卓著貢獻。​ 台灣筆會不僅有數任會長受邀擔任國策顧問 ,現在許多大專院校所設立的台灣文學系 ,也多受惠於台灣筆會於1995年推動的「大學設置台灣文學系」,而1997年,真理大學便成立了台灣第一所台灣文學系。2017年,引發各界議論的十二年國教課綱「文言文和白話文比例修正案」議案中,「 支持調降文言文比例,強化台灣新文學教材 ——對本國語文教育改革的主張」的成員,也有許多來自台灣筆會。 鍾肇政曾於《台灣筆會月報》提到:「作為一個台灣人,是沒有資格絕望的,尤以做為一名台灣作家為然。」「你如果絕望, 凡事冷漠,隨波逐流,則我們這個曾經是美麗之島的國度將淪於萬劫不復的境地。」日前,真理大學台灣文學資料館的事件,讓我們想起台灣文學一直是在殖民者的高壓統治之下逆壓成長,不論是日本時代、戰後國民黨統治時期,或是在現今尚未褪去以「中華文化」為尊的文化意識型態之下。在張良澤教授遭受物理上和精神上如此踐踏和霸凌之時,前輩鍾肇政的這番話語,成了我們今日共同的勉勵!​

台南黨部 服務資訊

時間:09:00 - 20:00(日一公休)
地址:台南市南區府緯街 88 號
電話:(06) 222-1080

  • 免費法律諮詢
  • 活動籌辦服務

支持基進

捐款款項將用於:
1. 台南黨部營運
2. 理念推廣行動